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污染防治

深圳污水浇菜地农药乱用蔬菜安全令人担忧

发布时间:2018-10-17 15:42:32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阅读:0

深圳污水浇菜地农药乱用蔬菜安全令人担忧

尽管立着“政府储备用地,严禁使用、破坏”的牌子,20余亩菜地还是遍及铁路两侧

菜地一端堆满建筑垃圾,用以浇菜的是乌黑奇臭的污水,把禁用农药敌敌畏看作低毒农药……羊城晚报近日在深圳关外采访时发现:一些外地菜农为了维持生计,开垦工业区、电子城等的闲置土地用以种菜谋生,他们不仅对污水浇菜毫不在乎,甚至对农药的药性强弱也知之甚少。深圳的蔬菜安全令人担忧。

用了“敌敌畏” 还说“毒性低”

昨日下午,来到深圳龙岗区上李郎村

深圳污水浇菜地农药乱用蔬菜安全令人担忧

,在上李郎社区警务室对面,发现了一块4亩多的菜地。菜地的一端已经被一些建筑垃圾填满了,而另一端则处于一个臭水沟的旁边。揭阳的李先生和妻子正在菜地里收割菠菜。

据李先生介绍,他们承包这块地已经3年多了,每年每亩地需要向一家公司付2000多元租金,他们的菜大多是卖向工业区内的食堂及周围的小农贸市场,如果行情好的话也送往布吉农批市场。以买菜者的身份和他聊了起来:

:都使用哪些农药呢?

李:一般都是低毒的,无公害的,对人没什么损害。

:敌敌畏你们用吗?

李:敌敌畏当然用了,它灭虫特别好。不过你放心,这种药毒性低,对身体没有损害。

:蔬菜喷药之后多久你们再卖?

李:隔个三五天吧。

了解到,开辟一亩地的费用大概需要1.5万元。经常跑这一带的出租车司机告诉:“只要沿着铁路往平湖方向走,有一个简易的棚子,那一定是菜地了,一般面积还很大。”

药性强或弱 菜农不清楚

顺着司机指的方向,在甘坑幼儿园附近的铁路两侧发现了大片菜地,菠菜、红麦菜、芥蓝、小白菜等叶菜长势喜人。在菜地的前方赫然立着:“政府储备用地,严禁使用、破坏”的牌子。每块菜地边上都有一个储水池,用来浇灌和喷洒农药。赶到时,一位菜农正在喷洒农药。

“喷上农药菜还能吃吗?”菜农坦承:“现在暂时不能吃,要等上7天才能吃”。据菜农介绍:他们的土地也是在一家公司那里租赁的,与李先生一样,一亩地每年需要缴纳2160块钱,他们的菜大多是送往布吉农批市场。

菜农告诉,这片菜地大约20多亩,有七八户人家一起承包。在储水池旁边的一个垃圾桶里发现了大批农药袋和药瓶,上面写有三唑酮、烯酰锰锌等字样,据菜农介绍:这些农药都是用来杀虫的,至于药性的强弱,菜农并不清楚,只知道按照说明书来喷洒和管理。询问这些农药是从哪里买来的,菜农支支吾吾地说是在布吉农批市场。

晚上8点半左右来到布吉农批市场,询问了十几家店,均没有出售农药的,最后在一个蔬菜批发商那里得知:在布吉阳光花园附近的铁路市场有卖,并且什么农药都有,因为那个地方靠近蔬菜批发市场。当赶到铁路市场时,大多数店面已经关门了。

污水浇菜地 专人来收购

前几日,在宝安区沙井益华电子城采访时发现,该处藏着近百亩菜地。蔬菜直接销往市内外的各大农批市场。

菜地的草丛里有一处低矮的铁皮屋,输水带一直延伸到北环路旁的一条污水河,污水河乌黑奇臭,各种生活与工业垃圾漂浮在上面。隔着一排石砖,便是被挖成大大小小数十块的菜地,菜地上聚集了十几户菜农,得知,他们来自湖南、广西等地。据这些菜农介绍,他们主要种空心菜、西洋菜等品种,每天早晚都会有人开车来收购菜直接运往市内出售。生产不忙时,菜农们也会自己开车将各种蔬菜送到附近的上寮市场内销售。

在离开时,40余名沙井街道城管人员赶到现场对该地进行处理,最后用挖掘机将该处清除,由于菜地面积较大,执法人员预计要三天时间才能清理完。菜农告诉:“假如政府用该地,我们会退出来,但是不用的话,闲置起来不是浪费了吗?”

标签: